【一带一路故事】不一样的“he”
来源:水电七局 作者:毛樱 时间:2018-05-17 字体:[ ]

都说友好又任性的巴基斯坦兄弟很让中国人抓狂:对方说五分钟到,你大概可以吃个饭散散步再来;你请他擦个桌子,哪怕全是油污,他也真的只是擦一下而已,至于干不干净……慵懒散浮拖,大概是再贴切不过的形容。

但阿夏德是一个另类。他是我最早认识、也是接触最多的巴基斯坦人。可以说,我们不“打”不相识。

2013年春夏之交,我第一次带着女儿到巴基斯坦探亲。早就听说巴基斯坦是中国的铁哥们,人民之间友好的氛围更是亲如一家,匆匆吃过早饭,我便迫不及待的要到院子里去感受来自异国的温暖。当我昂首挺胸、大踏步从几个警察和保安眼前穿过,还没来得及在阳光下站定,便听到一声急促低沉的男声:“Madam!”回过头,一个保安正从座位向我走来,面无表情。这是典型的巴基斯坦人,胡须和头发一样浓黑卷密,覆盖了整个下巴和大半个脸颊,而他此时的穿着——黑色T恤扎进黑色军装裤子里,裤脚塞进黑色军靴,双手端着一把黑油油AK47,我只想到了两个字:hei人(吓人)!

他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停住,挺直腰板,将枪单肩背上,另一只手指着我的衣服,用英文说道:“夫人,你的穿着不合适,请你回去换一件衣服再出门。”“哪里不合适?长袖、有领、过膝,大家都说没问题。”“但他就是不合适。这里是巴基斯坦,请你尊重我们的习俗。”语气不容质疑,而眼神似乎在指责我:“没教养”。环顾四周,当地人全都假装玩手机、抠手指,极力置身事外。多说无益,我用同样冷漠的眼神回瞪了他一眼,一言不发的回到房间,虽然心里很不痛快,还是乖乖的换了条牛仔裤。

在巴基斯坦探亲的那段时间,我一直用这种冷漠的眼神回敬他,算是心理补偿,而事实上,那次交锋失败之后,我对他一直是畏惧三分,认定这是一个不留情面、古板固执的人。而他的眼神,却变得温和起来。有时候我感觉到他想开口说话,便赶紧躲开,直到我们要返回中国的当天上午。那天,他照例跟在我身后,履行他保护中国人的职责。我们穿过湿漉漉的小巷,他突然开口:“夫人,我一直想要跟你道歉。我不该那样对你说话,毕竟你和我们没有相同的信仰,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。事实上,我很喜欢你们一家人,你们都是好人,欢迎您下次再来巴基斯坦。”他一口气说完,好像怕被打断一样,然后转过脸不再看我。

那时候我是羞愧的,在探亲的日子里,尽管遭受漠视,只要我们走出大门,他总是端着枪不远不近的跟在身后,女儿耍赖不走路他会蹲下来抱她回家。他会在其他保安玩手机聊天时,把枪放在腿上,擦得油亮;他在没事时,会小声背诵古兰经;他会在其他保安钻空子的时候,直言不讳;但他从不会像其他人一样,说:夫人,我去做个礼拜,你可以单独在这儿呆一会儿吗?

阿夏德是特种兵出身,退役后进入安保公司工作,虽然已经50来岁,但无论站着坐着都像柏树一般挺拔,做起事来,也总带着军人的认真和执拗。夏季的一天,车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陌生路段抛锚,阿夏德立马下车端着枪围着车把四周的情况打探了一遍,然后在车旁直直的站住。尽管在车里吹着空调,几个小时的等待,让我们烦躁不安,而在30多度烈日下,全副武装的阿夏德,还一直保持着挺拔的警戒姿态,未有懈怠。天色渐晚,时不时有当地人努力想要透过窗户看透车里的一切,陌生的语言,好奇的眼神,我们无疑是紧张的。但阿夏德如铜墙铁壁,牢牢挡住外来的试探,这让我觉得很安心,甚至想睡上一觉。

此后,几次去探亲,一直都是阿夏德负责安保,我们也渐渐熟悉起来。有时候,看他难得穿件新袍子,我就会夸他很精神,看着一个胡须大汉害羞的样子,觉得很可爱。这两年他穿新袍子的时间越来越多了,我的调侃也从精神变成“又买新衣服了”。但他不觉得是玩笑,很认真的告诉我,他在中国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的工作很棒!这份工作不仅让他能继续摸枪,而且是保护中国友人这样有意义的事情,当然关键是整个家庭的生活质量的得到提升。

对阿夏德而言,在中国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水电七局工作,精神和物质都得到了满足。巴基斯坦是一个等级制度森严的国家,上下级不仅不能同桌吃饭,连吃饭的顺序都是尊者先请,用餐完毕其他人才能开动。而在PKM项目,所有中国人都把他当成一份子,称兄道弟,甚至愿意同餐而食,他体会到一种认可和温暖。“还有,工资也从不拖欠。”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,每个月可以按时把工资带回家,路上给家里的小孩买上些糕点零食、漂亮衣物,看着家人开心的样子,他打心眼里庆幸自己拥有的一切。

“我为中国白菜送彩金网站大全服务了四年,希望还有若干个四年。”

 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博评网